新时代赌场

图片
人大要在社区治理现代化过程中勇于作为
2019-10-10 10:36:00   来源:无锡市梁溪区人大    作者:刘洪   

  党的十九大提出:“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人大作为我国政体中的最高权力机关,负有立法设计社区治理方式、监督法律执行的职责,要勇于在社区治理现代化过程中积极作为。
  一要按党的十九大确定的方针政策启动立法程序,建立新的社区治理法律体系。
  修订《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要实现共治共建共享的治理体系,必须塑造基层社会共同体来激活自治功能。让各参与主体以理性、负责的公共精神,有序、稳定的参与机制,真正形成和发挥基层共同体的自治功能。新法应对党和政府、社会组织、辖区单位、居民等在这个共同体的框架中如何有序参与、互动,行政事务如何进入社区,居民委员会的经费及人员如何保障,共同体内涵结构、外延形态是什么,如何通过民主协商机制保持生机活力等问题作出规定。
  二要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在理顺政府行政管理与社会自我管理的关系中发挥应有作用。
  社会治理是国家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必然要主导社会治理的方向和进程,使国家意志在基层得到落实。在市场经济充分发展、社会结构快速变迁的新时代,国家要充分调动多方积极性,鼓励健康的社会力量在制度安排下有序参与到社会治理过程中来,为社会创造发展空间。为此,地方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要加强自身建设,让人大工作在维护法律的严肃性方面具有绝对刚性,特别是要敢于纠正、善于纠正各种软化法律执行的行为。具体到社区建设工作,一是在立法完成以后,要加强对社区治理法律法规的执法检查;二是对民法总则规定的社会组织的权利是否得到应有保护加强执法检查,逐步形成社会多元主体共建共治的局面。
  三要以系统性思维把社区治理纳入国家治理体系改革,理顺政府层级分工的关系。
  社区治理是国家全社会治理的组成部分,不能就基层看基层,必须放宽视野从政府各层级权责配置来看待基础建设。真正把具有规模效应的服务和事务,放在高层级政府层面;把具有区域特色的,甚至要根据具体对象“定制”的服务和事务,充分授权和放权给基层,而不是简单化、一刀切式地将行政事务下放。那样的话,一方面易造成基层过度膨胀,街道和社区负荷超重,另一方面系统的整体治理效率反而降低。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要相互配合形成合力,在这一体系的形成过程中发挥权力机关的应有作用。
编辑:顾伟